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cc99山友队

如果人生能有轮回再走回登过的山峰及雄浑的长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国庆节三日(张力工)  

2007-10-23 16:25:24|  分类: 山友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今年国庆节的2、3、4日,以白澄为首的一行15人,成员有尹丽、郑爱华、周丽、任淑英、王敏捷、王玉淑、王淑英、胡爱琴、陈希原、李平生、老刘、小梁、耿建东和张力工等人郊游去了昌平高崖口的“小延安”、长峪城、怀来与昌平交界的镇边城和门头沟马套村的大峡谷和棋盘山。
     10月2日早,照例包租昌平汤师傅的车直奔“小延安”。所谓“小延安”其实很简陋,在路边的半山坡上高低错落地建了几排像舞台道具的排房,只是前脸看去像窑洞。对面的山丘上建了一座小砖塔,如果不是有人指点很难和延安联想起来。不过这个小砖塔的样子倒是挺唬人。我们在汽车上远远地看去还以为是个古塔呢,直到我们上了山丘才知道是新建没几年。大家塔前合了影算是到此一游。
     窑洞前有位兜售蜂蜜和枣的老太,见我们在山丘上看塔,直着脖子嚷嚷叫我们快下来,那是她的地。她的地上长着几棵枣树,树上根本没有几个枣,怕我们偷。我们有人嘴里吃的枣是周丽刚才从她那儿买的,好像是3元一斤吧!
     “小延安”是顺路看看,重要的任务还在后面。
     10点钟车开到了昌平的长峪城,大家把包扔在车上后就在村里转悠。看了村里的戏台、又破又旧,听说逢年过节村民还能自娱自乐地演戏。村西高台上有座明代的古庙,里面有口据说是明朝的大钟。庙内正在修缮,听工匠们说是一位港人赞助的。我们这帮人到哪儿都要整出点儿小动静,明朝的钟怎么也得让它出声,没有东西敲,就用砖头砸。还真响。值得一提的是庙门前的那棵大榆树,一个人都抱不拢,树冠枝繁叶茂,站远点儿看去老树加古庙,直是一幅不可多得的乡村风景画。
     我们转到一家院子里,看到一头驴在大嚼倭瓜,觉得新鲜。喂驴的农妇说,瓜多了人吃不完,驴吃瓜就像我们吃水果一样。
     到了午饭时间,找了一户农家乐,大家把自带的食品拿出来共享。又让房东做了两盆疙瘩汤。这家农乐别具一格,在院子一角的倭瓜架下用绿窗纱围起,像蚊帐把蚊蝇挡在外面,人在里面很是惬意。主人还招待了我们当地的特产黄苓茶,味道不是很顺口,也不知有什么功效。总之,喝不好,瞎喝。
     饭后花了50元找了个向导带我们去长峪城的残长城,路途不算远,体力消耗不是很大,但也要翻山越岭。大约用了3个小时。途中路过一个建在峡谷中的不知名的小水库,水质不错,可以钓鱼。崖上大书“禁止游泳”,但问导游却说可以游。要不是时间紧,下去游会儿也不错。
     导游带着我们没走弯路,直接到了残长城的敌楼下。城楼建在山上,从很远处就能看到。大家爬上楼顶欢呼了一阵后,下山穿越到昌平和怀来交界处,大家一脚跨两地合影留念。公路边汤师傅已把车停在路边等候。我们向下一站位于怀来的镇边城进发。此时约下午3:30。
     约5点车驶进镇边城,入住在村书记家。正好赶上书记儿子定亲,院中锅碗瓢盆交响曲,屋内推杯换盏酬觥交错。一个定亲却比城城里人娶媳妇还热闹。书记说就这样得吃个十天八天的才算完。
     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轮不到我们吃饭,大家便逛街。古城门楼离书记家很近,有两层楼高,虽经苍桑门楼两边的城墙已毁损,但仍存留着当年的雄风。门楣上石刻“镇边城”三个大字仍清晰可辩。从城门楼上下来,大家转到一家有苹果树的院子,红扑扑的苹果挂满枝头,加上饿,看得我们直咽口水。叫了几声后,老汉出来说你们吃几个没关系,不要钱。我们花钱买了有20个苹果,吃在嘴里感觉并不好,好看,不中吃。老头儿说现在摘还早了点儿。谁让我们嘴急呢!
     在街上我们还遇到了几个法国人,像是三对儿年轻夫妇,带着的五个儿童都是四五岁的样子。其中一个女婴像是中国小孩儿,一问才知是他们在中国领养的。他们中有一位女士汉语说得很流利,他们是自驾车到这古镇来玩。看到几个可爱的洋娃娃,尹丽高兴得拿出刚摘的苹果送给小孩子。面对中国式的热情,一个当妈妈的接过来,并用手揩了揩递给了孩子们,尹丽说没有农药。看来他们也是入乡随俗了。
     大家逛到6:30才接到开饭的消息。
     白天爬山有些累,在这辟静的村里晚上也没什么可活动的,多数人早早地睡了。男士这边不打呼噜的张力工、陈希源和耿建东睡在套间里,打呼噜的老白、老刘、李平生和梁子睡在外间。半夜里外间鼾声如雷,此起彼伏。李平生受不了半夜挟着铺盖挪到厅里沙发上,自己打呼噜自己听。看来,只有聋子才能和他们睡。
     第二天(10月3日)早饭后7点,村书记给找了个向导费用也是50元,通过昨日的经历,这50元花得值,如果自己走瞎了,远不是50元所能弥补的。山里人很纯朴,看长相也就有40岁,手拿着把镰刀,身背着个双肩的帆布口袋,可以顺路挖点儿药材什么的。听他说上面每年拨给每个护林员6000元,可是落到他手里只有3600元,每天合10元。就这每天10元村民还抢着干呢。对于这50元带路费,他还是很满意的。
     虽然刚进入秋天,但一路上已经看到了成片的红叶。香山的红叶有名,但和这儿比起来也算不得什么了。走在这群山中,山是那么的青,天是那么的蓝。星星点点在山坡树丛中闪动的色彩是我们的登山的身影,是一群山野中的精灵。
     在向导的带领下,大家没了迷失的顾虑,一个心儿地前行。路况和以前走过的一样,多数是在權木丛和小树林中穿行。走了约3个小时在10点钟时大家到达了笔架山某一峰顶,也说不清是B1还是B2峰。站在峰顶上,大家又一次兴奋地体验着成就的感受。下山用了约2个小时,中午12点赶回到书记家后又匆忙上路了。书记家有异味的被褥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     中午1点多车开进了门头沟雁翅镇的马套村,在这儿我们将登棋盘山。
     房东长得像小平同志,村里人都叫他张老师。午饭的饸洛面受到了大家的欢迎,锅小一时供不上,大家举着碗排队坐在房檐下等候。饭后,大家抓紧时间游览了大峡谷,这个景点可以说是深闺未识。大家都被它的宏伟气势震住了,走在谷中阴风森森,危崖欲倾;山石层峦叠翠,形态各异,鬼斧神工。目前水泥路已经修进谷,消息灵通的还可以捷足先登,免费参观。明年此时恐怕就没有这免费的午餐了。正可谓,养在深山人未识,及到识时人为患。
     第三天(10月4日)早晨大雾迷漫,能见度只有几十米。老白说这样的天气即使上了山什么也看不到且危险。正在大家犹豫之际,村里的向导来了。他说早晨有雾不碍事,“早雾晴,晚雾雨”。大家这才放下心来。早饭后大家随着向导出发了。
     雾中穿行别有趣味,远近的景物模糊得像隔着层白纱,山峦隐现,大家仿佛在仙境中腾云驾雾。有人称此景为“太虚幻境”,只是缺了贾宝玉和秦可卿。
     当太阳渐渐升起时,雾也慢慢地散去。一切景物又都恢复了它本来的面目。
     到棋盘山要翻山越岭,路途不乏美景和险境。涉险是乐趣,美景是对涉险的补偿和奖励。经过努力而取得的成果才是珍贵的。当大家经过艰苦拔涉,战胜自我而脚踏在颠峰的棋盘石上极目远时,那是怎样的心情!怎样的成就感!一切疲劳都随着兴奋的心情抛到九霄云外。就是这样的豪情促使我们一次次乐此不疲地去涉险,去攀登那一个又一个的山峰!
     “国庆节”三日,我们游览了昌平的“小延安”、攀登了长峪城长城、镇边城的笔架山、马套村的棋盘山和大峡谷。而攀登棋盘山则是给“国庆节”三日整个活动划上了一个精彩和圆满的句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张力工于07年10月6日
   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