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cc99山友队

如果人生能有轮回再走回登过的山峰及雄浑的长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京小吃印象  

2008-12-19 11:45:34|  分类: 述说北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野风吹转载       08012019

 傍晚从故宫出来,就想去王府井小吃街逛逛,在那里吃点东西。半路上,发现了斜剌里的东华门小吃街,一排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,向远处伸展着。这里聚集了天南地北的各色小吃,行人来来往往,却以看客居多,没有可以坐的地方,只能沿街站着吃。选了驴打滚、糖耳朵、开口笑等甜点,还有羊肉串和儿子看好的大串烤鱿鱼。这些小吃,其实并不陌生,驴打滚很像鲜族人的打糕,糖耳朵则类似商店里卖的套环,开口笑比较陌生,但需要有个好牙口,不适合老人和孩子,至于烤鱿鱼、羊肉串则更加大众了。孩子他妈端着一盘爆肚,钻到店铺之间的空当里,向我和儿子招手。我走到近前,惊异地看着她,奇怪她为什么会如此出手大方,竟然肯花钱买爆肚给我们吃。不料,她随后就道破了天机,不知是不是看走了眼,交钱时才发现,八元的爆肚其实是十八元的。这种小吃,口感脆而鲜,做的时候,只要把羊肚丝在沸水中爆一下,然后就是拌的功夫了。爆肚虽然有一点点辣味,但儿子竟然也吃了两口,只是咀嚼的时候,似乎耗费了他足够的耐心。临走时,因为好奇,又要了十块钱一锅的一种小吃,用锡纸裹着,还有一个很动听的名字,买来一尝才知道,原来是那种萝卜丝制成的仿海鲜素食,滋味却并不地道,它的名字一转身就给忘了。没走多远,就是王府井小吃街,格调与东华门不同。背着孩子,东瞅瞅西瞧瞧,这里的小吃店比肩而立,店主们悠然自若,各式店铺里面都坐着人,一张张旧桌子摆到了街面上。有搭台子唱戏的,有摆摊杂耍的,还有站门店铺前高声吆喝的,有板有眼的京腔,不知是来自戏院,还是来自店铺。那眼想当然的老井,立于路边并不显眼的角落,不知什么时候被重新修整的,任何一个路过的人都可以看到,却少有人驻足。这里虽然热闹,但刚刚从东华门小吃街过来,没什么东西能钓起胃口,对于临街小百货和纪念品的好奇,随即淹没了对王府井小吃的欲望。

住在北京游乐场附近一家名曰宾馆的住处,却没有餐厅,门前小摊上有煎饼果子、豆腐脑、筋饼、包子之类小吃,早餐自然就近解决了。从长城回来的下午,转到了钟鼓楼附近,想找一家民间的北京小吃。一个陪女人遛狗的男人,止住了脚步,操着北京口音告诉我们,向东走那条街怎么样,向西走这条街如何,末了,他扔下一句话:除了几个大店以外,想吃北京小吃,还是离景点远一点,找一个本地人常去的小饭店。经他的指点,果然在钟鼓楼后面,发现了一家炒肝店。门前没有汽车,也没有单车,推门进去,店铺不大,里面却坐满了人,以年轻人居多,都是各吃各的,少有聊天的。在靠近门的位置,发现了一个长条的小单间,大概服务员闲时休息的地方,忙时也可用来营业。两碗炒肝、一碗小肠、几个包子,被端进了这个来客们不大注意的地方。用筷子在炒肝里搅了一下,立刻找了名不副实的新解。炒肝原来竟然是汤煮猪肠,猪肝只是点缀其中,似乎是为了有意遮蔽过多的水份,而用淀粉勾了芡。我想最初的炒肝也许是不加水的,后来炒变成了煮,而那炒的名份却保留了下来,或者本来就是碎煮猪肠,而有意冠上了炒肝的名号。店里的另一种小吃卤煮火烧,也是水煮动物的内脏,然后把烧饼烩在里面,那种视觉感受,对于饥肠辘辘的人,应该有一种不可阻挡的诱惑。我一直没搞明白,这个煮制猪内脏的小店,为什么如此红火,竟连座位也很难找。天色尚早,一直想看一看什刹海的绿,就沿着后海的堤岸往回走。在路边的一面白墙上,看到几个醒目的字迹:九门小吃,旁边还画出了一个红色的箭头,指向邻街的胡同里。拐了几个弯,来到一个不大的庭院,门楣上写着中国传统小吃协会的字样,进去之后,发现是一个天井,再往里走却豁然开朗,长廊两侧一字排开的是小吃店铺。也许是还没到饭口,这里显得有些冷清,有的柜台开张了,有的柜台还没有营业。大厅里摆着罗圈靠背的坐椅,四方木桌,只是零星地坐着几个人,墙上挂着老北京街景的黑白照片。这里的小吃,门头有十多家,大大小小的小吃加起来,有几十种。终于发现了早就听说的焦圈和豆汁,又要了炸酱面,羊杂汤,为儿子选了一盘点心,还有他爱吃的水果羹。眼睛先瞄上了焦圈和豆汁,焦圈脆甜,色、香、味、形让人不得不点头称是,要是吃下去,不知道要多少根儿,眼前的一小盘肯定是不够的。急着端过豆汁,呷了一口,一种很怪异的味道,没敢摇头,以为是不是搞错了,随后把小碗放回原处。儿子好奇地捧过碗,只用舌尖沾了沾,就咧起了嘴。这大概是老北京最真切的见证了,能够流传下来的东西,肯定有它流传的道理。揽过一碗炸酱面,漫不经心地吃着,如今面条有十几种、甚至几十种做法,一碗炸酱面如今太稀松平常了。想老北京人招待亲朋,如果不是贵客,估计不会有烤鸭、涮羊肉之类的待遇,而是如此这番,炸上酱,吃面。如今炸酱面从居家进入市场,成了中华传统美食、北京特色小吃,坐在很宽敞的小吃店里,难免有一种远方为客的感慨。走的时候,正是华灯初上时分,店里陆陆续续开始上人了,桌上只剩下了半碗豆汁。后来才知道,九门小吃是北京最大的小吃店,从前门搬来十二家当地特色小吃店。在那里觉得遗憾的,不是没吃上白水羊头、豆腐脑和油茶,而是没有给儿子买那种干果制作的小吃,当时离开时,见一女子面前就摆着一盘,由一个男子看着吃,而那恰是小掌柜向我推荐给孩子的,我却选择了水果羹。这顿小吃要是按常价,几十元就打住了,这回近百元的饭卡全刷进去了。小吃应该是不讲究地点、场合和身份的,然而这里却有着小吃的品味、大吃的价格,离平民越来越远,离贵族越来越近了,不知道九门小吃这种小吃大店,是以什么客人定位的。第三天,从游乐场回来的晚上,已经将近九点了,看到沿街比较热闹的饭店里有几种北京小吃,掌柜的听到我的外地口音,立刻拿过帐单说,这上面都是旧价格,现在已经提价了。听罢,头都没抬,一走了之。

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八点多,再不去吃烤鸭,就没时间了。位于崇文门的便宜坊烤鸭总店,名声也许不如全聚得,历史却比全聚得更早,据说是闷炉烤鸭的鼻祖。如今的烤鸭,只要打出北京二字,就显得身价不凡。据说北京的鸭子,是鸭子里的贵族,挺着胸走道,叫声也与众不同,带着一股京腔京味儿。这种被烤制之前的北京鸭子,我一直没有见过,假冒伪劣的北京烤鸭,倒是见过一些。特别宽敞的厅堂,临街一侧被打了隔断,里面半数的客人是棕发白肤的老外。不喜欢这种格调,也不排斥这种气氛,也是入乡随俗吧。捧着一本精致的菜谱,要了半只烤鸭、一盘鸭肝、一锅香茹素什锦,两瓶燕京啤酒,还有儿子的果汁,鸭架汤则是后上的。前一阵,看到一则报道,说一个女孩子和父亲到北京,去吃全聚得的鸭子,父亲没有钱,只买了半只,女孩子当时就掉了泪。如今的孩子啊,嫌半只鸭子少,一只就是多吗,时至今日,不知有多少人还没有吃过全聚得烤鸭。不说那些往来商贾、各地政要、娇妻小姘,在北京的行色匆匆过客中,不知多少人带着有时间玩、没时间吃的遗憾来了,更有多少人带着有钱玩、没钱吃的遗憾的走了。连哄带劝之下,儿子总算基本填饱了肚子,蹦蹦跳跳地口算起数学题来。也许是宽敞温馨的空间,让他感到了某种愉悦,很快就露出好动的本性,跑到大厅里玩去了。临走时才想起,忘了仔细品一品这闷炉烤鸭的味道,唉,北京的烤鸭,真让我等山炮吃瞎了。

虽然尝过了十几种北京特色小吃,但还有豌豆黄、糖火烧、蛤蟆吐蜜、褡裢火烧和白水羊头的味道仍然比较陌生,充满诱惑。如果说北京小吃让人垂涎欲滴,不可自持,的确有阿谀之嫌,但若说这里的小吃没什么特点,没什么吃头,可能是有眼不识泰山了。然而,北京地方小吃,动物内脏多,甜面点心多,油炸食品多,像鸭血粉丝、过桥米线、狗不理包子、荷包饭、牛肉汤丸那样美味又健康的小吃,难道没有遇到吗?听说北京小吃有几百种,传下来的也有一百多种,这大概是老北京最真切的注脚了,能够流传下来的东西,肯定有它流传的理由,已经湮灭的东西,自然有它湮灭的道理,新北京正在这流传与湮灭之间,有力地拔节生长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