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cc99山友队

如果人生能有轮回再走回登过的山峰及雄浑的长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节三日游(张力工)  

2008-02-12 01:49:39|  分类: 山友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    由于节前大家都比较忙活,在相隔了20天后(节前的最后一次活动是在1月19日雪后游三区)于2月9日(正月初三)到11日,有17人去了延庆刘斌堡的暴雨顶,然后自柳沟,经果树园、翻越蚂蚁窝梁、龚家窑、西沙梁,最后从碓臼峪穿越出山。
  去的17个人有(排名不分先后想起谁是谁):白队、欢乐鸟、骆驼、兔子、虎爷、抄家伙、王玉淑、小任、刘总、梁子、王立平、范路丁、胡爱琴、王淑英,还有张颖和新来的两位朋友。
  相隔20天大家见面显得格外亲切,关系密切的程度不同,采取的问候方式也不同,有见面拥抱的、有握手的、有招手致意的。
  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。对于那些个没到的,经常参加本队活动的,每次参加能给本队带来快乐气氛的,在这重要的时刻大家不由得想他们,特提名如下:王和平(毛利它妈,自诩镖头,会个三拳两脚,号半仙儿)、郑爱华(号大羚羊,去年年底以来因病未能参加活动,大家祝你早日康复归来)、安守利(我队才子、军师、最高理论家、牛掰中心主任、尊号安公)、周丽(号后臀尖)、孟繁盛(毛利它爸,号没准儿)、曹振奎(号孤山寨主)......。大家对你们发出共同的呼唤:归来归来兮,西山不可以久留。
  
  是日下午坐汤司令的车下塌于刘斌堡的“六十六岁刘老六”的赵青山家,当天是赵青山的六十六岁寿辰。晚饭开在住的房间里,地上一桌,炕上一桌。男士因喝酒多在地下,女士则多在炕上。在外过年大家互相敬酒祝贺,屋外天寒地冷,屋内热气腾腾。
  这个“六十六岁刘老六”好生了得,在刘斌堡以搞民间花会著称。墙上还有两面北京市宣武区政府嘉奖的锦旗,是春节厂甸庙会所获,还给了2000元奖金。院内有花会用的高跷、猴子翻跟头、跑旱船、骄子、小毛驴等道具。对于明天一早我们登暴雨顶的事儿,他一口答应给我们当向导。
  来的8女10男,8女住一间比较挤。白队安排李平生和虎爷两对老两口可以优待住一间,6人的炕住4人相当宽敞。其余的8个男士挤在一起。这两对高兴没多久,就有老方和李立平两位男士补充过来。第二天早上有人问老方睡觉有何感觉时,老方感慨到:心里挖凉挖凉的。
  10日,早饭后8:00车开了有4里在公路边停下,下车就爬山。赵青山带路,大家不用操心只管爬就是了。路不险,只是最后到山顶的一段需小心通过。到暴雨顶用了2个小时。山顶有个测量用的铁架子砧标,大家在此合影留念。赵青山还更正了我们对此山的称呼,应该叫做暴爷顶。
  沿暴爷顶山脊建有残长城,不过现在看来早已坍塌成了一长溜石块。大家沿着山脊穿越,11:50下山到了一个叫柏木井的地方,看着这地方总觉得眼熟。队中有人说这就是云龙山景区,去年夏天大家坐汤司令的车到过这里。赵青山对这儿比较熟悉,听他说这儿是一个人花了每年2万元的租金,开发成旅游景点。但没什么特色游人很少,入不敷出,荒废了。去年还有人几个人看门,今年看门的人都少了。
  由于景区山脉的阻挡,手台联系不到汤司令的车。大家只好疲惫地走了1个半小时,将到大门口时看到了汤的车。穿越共用了5个小时,大家感觉还行。没觉得到太累。可是赵青山说下回再给多少钱也不去了。老头感觉累了。
  从云龙山出来,车径直开到了柳沟,住进了15号院。放下背包稍事休息后看距开饭时间6:30还早,大家借机在村里转转。虽说是古城堡,但尚存的古迹很少看到。有两处大宅院已残破,据说是日伪时期大汉奸和地主的。村里还有个具有个七十年代特色的农村供销社,柴米油盐酱醋茶,一应具全。打醋打酱油不用称而用“提子”。黑皴皴木质柜台已经很少见了。虎爷买了些“中果”(栗子大小味道像江米条的食品),老白想打二分钱的醋,没带瓶子。
  因赶上春节,15号院的“八八豆腐席”火得了不得,食客进进出出,摩肩接踵,一拨接一拨。大家去年12月1日登燕羽山后来此饱餐过。今天自然又是有人肚歪了。
  柳沟住宿情况比刘斌堡要好些,屋内不像那儿那么冷。床位有富裕,可以自由一些。为了方便女士们可以住在两个套间的里间,男士们就住在外间。小里间是火炕,里面可以摆个麻将桌,好打麻将的骆驼、小任、梁子和李平生,过了一把牌瘾。为了不影响明早的登山不到12点就收了。
  在外住宿最不好解决的就是打呼噜。住在大外间的李平生,自己酣声如雷,却被别人吵得半夜夹着被窝跑了找跑到小外间,雷公和三个不打呼噜的共眠一宿。
  11日的穿越是春节行动的最后一个内容,也是最要劲的。需徒步25公里。7:50大家从柳沟出发,走了半个小时到了果树园。老白和老方去村中找向导,大家缓行等候。向导没找到,大家遇到了麻烦。村中有个村民以怕着火为借口不让上山,还让我们找村长。我们让他去找村长找向导,费了好一会儿口舌后,他走后。我们趁机向山里走去,一边走我们还不时回头看,担心他是否会追来。
  山上很冷,刮着小风,有些冻脸。但走了一段时间后暖和过来了。10:45大家用了3个小时翻越了蚂蚁窝梁,到达了龚家窑。在蚂蚁窝梁上大家看到了建在山上的雷达站。11:15到达西沙梁村。12:00到达大清沟村,从龚家窑、西沙梁到大清沟村都有水泥路相连。过了大清沟水泥路没了。按照当地的指引,让我们沿着山谷右侧走就能到达碓臼峪公园。
  出了大清沟村后,大家沿着山谷冰冻河面边的小路前行。由于人不常走,有的地段还需细心辨别。有时踩到冻面上不时有人滑倒。从地图上看,我们走的路基本是对的,也看到了在山岭上高架桥上穿行的火车。13:30有人提议休息一会儿吃点饭再走,此时大家已经走了5个多小时。兔子等走过此路的人说还需要1个多小时才能到,于是在吃了些东西,有些慢鸟先行一步之后,大家陆续开拔。在经过几上几下的穿越,7个小时后,大家胜利到达了碓臼峪。在景区公园门口有当地的小5路,可达昌平县城。对于我们来说有了公交车就相当于到家了。
  今天是“破五”,大春节的在外野了三天,也该回家和家人包饺子团聚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年2月12日凌晨1:40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3)| 评论(5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