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cc99山友队

如果人生能有轮回再走回登过的山峰及雄浑的长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登南猴顶(张力工)  

2008-03-10 23:02:21|  分类: 山友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3月8日周六是个重要节日,可是多数人都因为有更重要的事将它忽略了。因为周六“野风吹”的驴友们要去延庆沿着营盘东沟——石槽——登南猴顶——白塔南沟进行穿越。参加人员有:白澄、尹莉、周利、王和平、孟繁盛、王燕平两口子、王立平、王秀英、方群弟、任淑英、梁立军、谢永珍、高中贵、刘瑞和、张力工、胡爱琴和两个新来的朋友共19人。
       还是自己的节日自己在意,在昌平小白羊超市等车时,尹莉买了12只红玫瑰,分发给每位女士。看来“野风吹”里的男士基本都是榆木疙瘩类型,不会利用这美妙的刻来表现一下。“平日不烧香”,只会“急时报佛脚”。
    晚上还是下榻在刘斌堡的“66岁”赵青山家。春节正月初三也是住在此地,那时正值隆冬,冻着大家缩手缩脚。现在气温暖和多了,但比起城里来还是要冷得多。
  晚饭和上次一模一样,女士在炕上,男士在地下。女士们喝果汁;男士们喝白酒。
  喝得高兴了,老白叫道:给抄家伙满上啤酒。大家说抄家伙在家过生日呢没来。看来每次都出来的驴友,偶尔没到,一时还不习惯呢。
  饭后,大家闲得没事,想唱卡拉OK。老乡家的音响有毛病,老方鼓捣半天也没见成效,只好集体到镇上溜达。黑乎乎的,大家打着手电走到街边的运动器械场,折腾了一会儿才回屋。多数人11点就睡下了,也有打麻将打到夜里1点多钟才睡的。
  营盘东沟——石槽——登南猴顶——白塔南沟进行穿越,无论从时间上还是从体力上看是都是强努。为此,白队也是抱着走着瞧态度,并非“瘦驴拉干屎——硬撑”。
  为了赶早儿,6:30开饭,7:00出发。出发前,尹莉把三八节的红玫瑰送给了房东老大姐。
  7:30,车开到东营盘村。房东赵青山从村里找了个姓魏的向导。队伍刚走进山沟,路边来了个“挡横儿”的村民,不让上山。经向导说和才放行。说是山上防火不让抽烟,我们队伍中从来没有人在山上抽烟,却时常看见向导抽。不过他们也是比较谨慎,把烟头掐灭后埋在土里。
  从东营盘村到石槽的穿越用了3个小时,除了有的路段有些陡外,没什么险境,周围山峰却峻险。大家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虽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。”
  9:30过了垭口后,在向导的指引下我们又看到了窟窿山。此窟窿非彼窟窿(怀柔有窟窿山,门头沟有天门山),三个窟窿形态各异,这个窟窿样儿虽奇,只是没什么名气。
  在下山途中还经过一段明残长城,据说这和暴雨顶的明长城是连贯的,建筑材料和形式也相同。
  只是这3个小时,却已让初次参加活动的王燕平两口子尝到了不寻常的累。常言道:夫妻本是同林鸟。现实却是:爬山累了各个飞。做老公的把太太落到后面也累得顾不上了。这年头做人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!
  三个小时后,10:30到达石槽村。
  在村中,听老乡说:如果上南猴顶,从原路返回。一上一下也得天黑。如果不登南猴顶,翻山到白塔南沟,路程有40里也得四五点钟才能到达。
  大概还是登顶吸引人,老白在村里找了个姓张的70多岁的老向导出发了,此时11点。
  考虑到王燕平两口体力不支和下一段路程的艰难,劝他们留在了车上。
  经过3个小时的艰难攀爬,2点大家登顶。
  一路的徙坡,耗尽了大家的体力。有两处石崖近乎攀岩,小任放在背包里几乎用不着的背包带儿在攀爬时也派上了用场。大家爬在走一步滑半步的徙坡上,体力的差异显现出来,走在前面和落在后面的相差半个小时的时间。
  山坡上多年陈腐的黑土,在大家的脚踏下弥漫着,每个人的鼻孔都是黑的。实在太累了,谢永珍等人就不打算再往上爬了,想在原地等待大家返回。但是从原路返回,比上山的危险性还大。况且登顶后如果能找到另外下山的路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最后谢永珍等还是坚持跟着大家一起登上了山顶。
  好在这个老向导,对地理还是比较熟悉。他说他以前给城里一个单位带过路,在爬山时有个人抓断了一棵朽木,滚了坡,伤了人。他说他父亲80多岁还爬过这个山。当他得知我们当中的王秀英大姐有61岁时,奇怪不解地说,你们不好好在家呆着干嘛爬这么危险的山。王姐说一到周末就想出来,不出来在家里呆着闹心。
  在山顶上午饭后,有几个胆大的,又攀到高处的石峰上观景照相。石峰上有根一尺见方的水泥墩,上面字迹模糊,墩上捆绑着根胳膊粗的木杆,上面糸着挂满经幡的绳。花花绿绿的经幡在微风中飘舞,仿佛在向人世间宏扬着无边的佛法。
  3点,大家跟着向导从后山开辟的小道上下撤。后山坡度较缓,但阴山背地,多处积雪未化。时常有人打“出溜”。坡度缓了,但路程也相应地延长了。
  4:30走到向导说的那个开采多年铜矿。大家看到地上散落着或绿蓝色的石头,蓝的像宝石,绿的像翡翠,这就是铜矿石了。有些人拣了些颜色好看收藏起来。看来此矿的品位不是很高,储量也不大。否则不会被延庆国土资源局查封。
  从矿场到山口全是沙石路,可以跑汽车。向导说从这儿到沟口有8里地。果然我们走了1个小时后看到了公路。
  沟口边有个牌子,上面介绍这道山沟叫石青沟。山里有蓝铜矿、黝铜矿、孔雀石和石英。从我们的感觉来看,这条沟也是不个不错的风景区,但地图上没有标出。路口小桥边有个躺在地上的石墩,上面写着此地叫排子岭。可以看到北面千家店镇的学校和医院。
  在天色朦胧时,汤师傅的车来了。从东营盘村早晨7:30出发到5:30走出石青沟,共用了10个小时。在“野风吹”队史中,今天的强度算是数得着的。老白也够辛苦的,为了大家:睡觉睡到5点醒,走路走得腿抽筋。不这么走,不过瘾呀!(2008年3月10日23:00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7)| 评论(3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