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cc99山友队

如果人生能有轮回再走回登过的山峰及雄浑的长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夜闯飞狐峪  

2008-05-09 15:57:56|  分类: 领队专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五一节出游由于时间关系<飞狐峪>整个观赏都是在车上一带而过,但印象还是很深刻的。看看以下记者的文章对咱们会有启发的!有机会希望再去并且请个导游好好说说效果会更好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野风吹一

 

从白石山下来的时候,已接近黄昏,金色夕阳笼罩下的山体一片朦胧的美感。我跟麦地商量是住在涞源还是赶往蔚县境内的飞狐陉,麦地告诉我他公司老总打来电话,让他五一赶回公司加班,于是有了这次夜闯飞狐峪的经历。

飞狐陉与其他一溜排列在太行东南麓的陉道不同,它独处太行山西北角,位于河北蔚县南十三公里处的翠屏山的大裂谷里,一直通到涞源县,传说谷内有一狐精修炼成仙,腾飞而去,故名飞狐陉。所谓“飞狐天下险”,飞狐峪恰在燕山、恒山山脉的交接点。作为太行八陉之一,飞狐陉受燕山与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的影响而形成,加之千万年的风化作用,使得这一带的山势奇险无比。景观最突出的部分集中在北口——黑石岭40里的黑峰峪内,这里有飞狐陉12景观。

下午七点钟,我与麦地从涞源县城出发一路赶往蔚县的飞狐陉。起初还算好走,到了尹家铺村改行土路,因为之前给飞狐峪景点接待处打过电话,据说走大宁乡路况更糟。麦地看着前方的土路面露悲惨状,也是,买了不到两年的爱车此次被我拉来上太行,走了山路走土路,真是苦了他。

虽然我们希望快些赶到飞狐峪,但夜幕还是如约而至。伴着心悸,麦地终于把车开到一个岔口,一个方向是通往蔚县涞源交界的景区——空中草原;我们选择另一个方向,正式踏入蔚县飞狐陉12景中的马蹄梁景段。相传,杨六郎、穆桂英曾在此处遛过马。又传赵武灵王在西甸子梁(空中草原)大草甸上驯马,也在此梁跑过马,至今该山梁石上所留有的马蹄印,连钉花都看得清楚。为印证此说法,我跟麦地停车打开车灯仔细地辨认,确实看到石上留有马蹄形状的印记,不知它究竟如何形成。

进入马蹄梁,土路变成了山间公路,我们一路蜿蜒北行,到了这条峡谷惟一存在的村落——岔道村。岔道是古驿站、烽火台所在地,在此处向东南就是古飞狐道原道,向南是清朝以后开通的通道,两道在马蹄梁处又汇合到一条道上了,因此这里叫岔道。现存的景点,从岔道往东南方向是飞狐道最陷之处黑云岭,也就是我跟麦地从涞源境内进入蔚县绕道的大宁乡南麓地带,这里路况颇差,我跟麦地尝试往黑云岭开了一段路后,因为夜黑风高、山路难走而放弃。

黑云岭在清朝以前都驻有重兵。海拔高达2000米,属高山草甸区,是飞狐峪的制高点。早年此地有片石垒成的守备城堡,设有把总署衙。古时的战争中守住了黑石岭就等于守住了这条大通道,想进飞狐,不过黑云岭是不行的。明代的知洲聂明楷以“露下天高云亦冷”的诗句来形容黑石岭的险峻。而“石岭秋云”就是蔚洲八景之一,指的就是黑石岭上天高云冷,风扫叶飞的景致。游人沿着一径小路攀登岭上,就可以看到黑石嶙峋,白云缭绕,岭云相接,空旷且清幽。而我跟麦地因为路况问题而错失这一胜景,只有相约秋天再登岭,赏“翠壑丹崖千丈画,白丘红叶一汐涛”的景色。

我跟麦地回归岔道继续北行,过八仙洞后到了明铺。明铺位于恒山余脉乾柴岭的脚下,正峪的东坡,是飞狐峪中的深山区。这里本是一条两山对峙的山谷,后来据说在明历年间,有两个姓田的人,从南方逃到这里,看准了古道商客、骡帮的往来商机,便以饭店为生,取店名为“明铺”,而这段山谷也由此被人们称作明铺。抗日战争时期,侵华日军从蔚县境内派部经飞狐峪给入侵涞源的日军送给养增兵源,我八路军120师得知情报后,提前派717团占领了飞狐峪,在明铺一举歼灭敌军,明铺因此闻名史册。而现在的明铺大捷遗址,少有人烟,几年前仅留的冀姓兄弟三人也搬走。

 飞狐陉据前人统计共有72道弯,从进入景区我便开始数,数到50多个的时候思维开始模糊。夜行飞狐峪让我真正体会了在现实中玩极品飞车的境界。不是我危言耸听,每一里路都有弯道,途中常遇见迎面开过的运煤车,明晃的大灯强烈刺激我们的眼睛,真的是险象丛生,麦地此时关心的不再是他的爱车,而是我与他的小命如何保至次日天明。

飞狐峪有一种永恒的荒凉和宁静。大南山的峰峦积淀着无数个悠远岁月,喷薄着沉沉雾霭。这是纯北方边塞蛮荒式的粗犷,无论叩拜者怎样抑制自己,都无法掩饰轰然耸生的激动,也无法融化那份古今一脉相承的血气。

次日清晨,麦地回京,我随导游晓云再游这条峡谷。晓云是一个极爱笑的女孩子,有着山里孩子最淳朴的笑容,一首“山路十八弯”唱得清脆动听,也把每处景点的传说讲得传神动人。晓云告诉我,这是一条南北纵横百十里的千年古峪,当年是北方边郡沟通华北大平原的驿道。

过了飞狐峪的开峪之景——二郎神眼及神犬,就到了一炷香。这柱拔地而起的峰体在我们转过一道弯后,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挡住了前路,直通云霄。相传这一柱香是战国时代赵国的名将李牧拴过马的地方,现在蔚县后人也常常在此设香祈祷此峰。

我跟晓云一路前行,一景一停,每一处晓云都带给我很多精彩的古老传说和典故,令我陶醉。我想与其听我在此游记中把每一个景点的故事都讲明,不如你亲身体会一番。悠长的岁月把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人事一一湮没,然而这些山,这些村落,这些遗迹都是历史无声的讲述。“如果把修长城解释成拆,而且是用凿子拆, 把几百年的风霜, 几百年的历史, 用凿子凿掉, 然后用水泥, 再把残缺的记忆重新组合;

如果你的雄伟沧桑和魅力, 只是重修后的几十元门票,我宁可看着你在风雨中老去, 在岁月里倒塌, 在村民的垃圾里, 默默的承载, 千年的历史……”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9)| 评论(1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