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Acc99山友队

如果人生能有轮回再走回登过的山峰及雄浑的长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 再游后河(老虎)  

2008-06-29 18:57:44|  分类: 山友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因为有了去年10月20日的后河初游,所以才有了今日的再游。回想去年的后河游有28人之众,但切入点没找对,从一个叫玉皇庙的地方翻过一座山到达后河,然后从龙聚山庄走出,整个行程用7个小时。把大家累得够呛,但没有看到什么好景致。难道后河就是这个样子吗?可是去过的人都说好。看来是我们没去对地方。
  6月27日“野风吹”集结了15人决定再次重游后河。这次大家做好了准备,提前一天到东桑园新能源村16号院住下,一早坐面包车到龙聚山庄,7:10开始登山。路是去年走过的,只是季节不同,景色从秋天的金黄变为夏季的繁茂绿色,天气也由秋高气爽变为阴雨绵绵。
  人们常把阴雨天叫做“天公不作美”,而我们则美着呢!庆幸这阴沉沉的天气,免除了我们暴晒之苦。正是有了这阴沉的天气,才能使我们欣赏到后河仙境般的美景。
  经一个小时的攀登到达了山顶,路分了岔。一条是去年我们从后河走过来的,另外一条没走过,向着山下延伸,老白决定不走去年的路,那条路会让我们拐一个弯。由于没有向导,大家心中总不是很踏实。但是也没有必要请向导,即使是走瞎了,返回来也没多远。不过瞎的概率很低,路,只此一条。在路上也碰到龙聚山庄登山的人。在下山的途中也看到了路标,上指示着苏家河的方向,苏家河在地图上没有标出,是不是我们所说的后河?但是我们已经听见了河水流淌的“哗-哗”声,又走了半个小时后到达了河边。
  由于连日的阴雨,过去的溪流变成了小河,哗哗地欢快着在在峡谷中流淌。再看两边的山也和上次的不一样,这儿是峭壁耸立,层峦叠嶂,在雾气中若隐若现,仿佛到了佛国仙山。
  大家时而走在河边的小路,时而踩着水中的石头过河。路是成熟的小路,只是树叶和草丛上的雨水,几乎把大家的裤子和上衣全打湿了。阴雨天石头湿滑,过河时有好几个弟兄“扑通”掉到水里。惹得大家一阵哄笑。还有唯恐天下不乱的“鸟”,在人家过河时“落井下石”。
  大家一边走一边欣赏沿途的美景,没走多久就遇到两道木栅栏的阻拦,这两道栅栏显然是限制通行的意思,有美景的地方栅栏是制约不了我们的,大家翻过栅栏继续前行。
  峡谷中也有开阔些的空地,是露营的好的地方。我们看见7个彩色的小帐篷和几个像大学生模样的年青人,在准备午饭,他们是昨天晚上在此安营所寨。欢乐鸟上前和人家搭讪要入伙,还吃了人家几个大樱桃。
  10:30大家到达了一处架在小路上的栅栏门,门大开。进了门还看见了刚犁过的地,再往前又看到了一处住房。一个中年壮汉迎面走来,大家上去问路,他说他昨天住在这儿,今天正好他要出山经黄柏寺回家。我们让他等我们一会儿,吃了午饭,带我们去黄柏寺,汉子爽快地答应了。
  到了那处住房,里面有长年住着的看山人,沿河再往前走就是库尾。一部分人去了库尾,一部分人原地休息,准备开饭。我们邀他一起吃,他说吃过了,吃的是从库尾打的鱼。打上来5条,他和看山的吃了两条,还有三条。这鱼的个儿也1斤多点儿,我们也不能白吃人家的鱼。问了价,人家说得好:和我们别提钱,吃几条鱼还要嘛钱!我们真是打心眼儿里感激,人家虽然是农村的,决不把钱搁在眼儿里。在人家的朴实话语面前我们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。过了一会儿去库尾的人回来了,小盆里装着3条炖好的鱼端上了桌。说实话,大家在城里已经很少吃养鱼塘里的鱼,那鱼不是味儿。这个鱼却是一点土腥味没有,只是用最简单的方法熬的却很香。一盆鱼吃了个精光,连鱼汤也让大家泡了饼。饭后,我们怎么也得付给人家点儿钱,咱们不能让农民兄弟吃亏,3条斤把儿的鱼给60元也不少了。但出乎意料,看山的人要120元,少一点儿不行。在人家的地盘上人家说了算;在我们肚子里的鱼我们说了算,横竖也不能吐出来。想起去年3月10日,云蒙峡到黑龙潭穿越途中,在一个村里吃的50元一锅的玉米碴粥。都算是我们“腐败”的经典。
  带路的人领着我们上路了,在路上还埋怨看山的要的钱多。
  要到黄柏寺得返回到原路,在往回走了20分钟,又回到刚才的栅栏门,在那儿向导带着我们上了山。坡很徒,一路的拔高,又使得大家像开始从龙聚山庄登山一样,气喘虚虚,汗流夹背。
  阴沉沉的天,小雨也不时地下了几滴,仿佛在催促大家赶路。大家也怕在到达山脊前下大雨,那样出山就很困难了。向导身强力壮,遇到险处,他先上去,然后一手一个把大家拎上去。40分钟后大家到达山脊的一个叫西峡的垭口,过了垭口就是一溜的下坡路,到了这儿就是下雨大家也不怕了。好在天虽阴,雨却没有下。但大家如坠云雾,对面的山看不清,雾气腾腾,脚下的山崖一片白茫茫。“是梦境,是仙境? 此时身在云雾中!”。
  经过50分钟的腾云驾雾后,由于高度降低,雾气渐渐散去。周围高耸的山峰也少了,脚下出现了一片面积不大的高山草甸。碧绿的草丛间,开放着一些橙红色的“灯笼花”。又走了1个小时大家走出山,然后到了黄柏寺村修葺一新的龙王庙。到此整个行程约9个小时。在黄柏寺村的公路上有直通延庆县城的920路,到了县城有919路返京。
  这个向导到此才和我们分手。真是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他和看山的不是一码事儿。他是本地人,前些年酒肉无度胡吃海塞得了脑血栓,这下儿给他敲了警钟。从此,他把登山当做健身的功课,脑血栓也好了。他每周都要从这儿走一个来回。我们碰上了他,也是缘份。“我本善良”的小任,在半路上把没来及吃的一个义利大果料面包送给他,他推辞不过只好收下。这也算是对善良的一种回报。(2008年6月29日18:19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